> 佛山新闻 >

佛山新闻

华师大教授建言佛山大力支持企业兴办产业学院

发表日期:2020-06-27 00:42   编辑:admin

华师大教授建言佛山大力支持企业兴办产业学院

  作为全省乃至全国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先行者,顺德正酝酿新一轮职教改革。根据计划,顺德将在年内出台职业教育改革方案,要用更活的体制推动职业教育改革,鼓励企业和社会资本参与职业教育,探索建立混合所有制实训中心与职业学校。

  顺德的先行先试也折射着佛山职教升级的迫切:26所中职仅有3所为民办,占比不足1/8;全市尚未有一所本土民办高职……作为民营经济发达的制造业大市,佛山职业教育办学体制长期存在公办“一统天下”、多元化投入体制和民办教育缺乏、社会和行业企业的办学资源得不到充分利用等问题。

  “佛山要深化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职业教育办学体制改革,改变政府主导、学校主办的封闭办学现状,让行业企业成为职业教育重要办学主体。”作为长期从事我国职业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的专家,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刘志文近日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从创新办学体制、强化政策设计、调动民办主体办学积极性等方面,为佛山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提出了建议。

  南方日报:当前整个佛山民办职校占比不足1/8,这样以公办为主的办学格局对佛山职业教育事业发展有哪些影响?

  刘志文: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这种公办为主导的办学体制是有历史原因的。以顺德为例,上世纪90年代初期,顺德工业主要布局在村镇里,形成“一镇一品”“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产业形态,产生了大量的劳动力需求。

  一般来说,兴办职业学校是县级以上政府的权限,但顺德当时进行了大胆的改革,镇级政府对接专业镇模式,紧贴镇域产业需求,规划和推进职业教育发展,打造出“一镇一品”“一校一品”闻名全国的闪亮“职教名片”。

  这样的办学格局满足了乡镇企业的用工需求,企业提供的实习、就业、教学设备等资源又推动了职业教育的不断发展,对制造业发展曾经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成为了顺德乃至整个佛山职业教育的特点。

  但随着企业开始集约化发展,以及职业教育收归区级政府统一管理,原来的办学体制优势成为了一个劣势。最主要的就体现在政府财政投入负担比较大。比如顺德有13所中职学校,近3000名教职工,除日常运作经费、教学设备投入、教师工资外,长期积累的离退休教师的工资福利支出也是一笔庞大的开支。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由于各个镇都兴办了公办中职,教学质量较高,学位供给充足,民办力量很难进入这个市场和生存下来,社会资本办学积极性也就降低了。

  因此,只有打破单一的公办学校体制,调动多元办学主体的积极性,探索行业企业为主体参与办学的市场化新路径,才能推动佛山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

  南方日报:在激发企业和社会资本办学活力方面,国务院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下称“职教20条”)有哪些政策利好?

  刘志文:“职教20条”明确提出要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作用,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同时支持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这为发展以企业为主体的职业教育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同时,为推动校企全面加强深度合作,“职教20条”提出,在开展国家产教融合建设试点基础上,建立产教融合型企业认证制度,对进入目录的产教融合型企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信用”的组合式激励,并按规定落实相关税收政策。试点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的投资符合条件的,可按投资额一定比例抵免该企业当年应缴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

  这些政策的针对性非常强,目标和方向都非常明确,关键是要落实。“职教20条”只是总体性的方案,需要地方政府制定具体的政策来落地、执行。因此,佛山政府应该进行整体制度设计,完善配套政策和激励机制,才能吸引企业参与进来。

  南方日报:在你看来,像佛山这样的制造业大市,工业总产值达到2.6万亿元,应该形成怎样的教育办学格局才能符合产业和城市发展需求?

  刘志文:佛山制造业非常发达,在当前的发展形势下,对包括高素质的技能人才在内的应用型人才需求量不断增长,需要高质量的职业教育和应用型本科教育来支撑供给。所以,佛山必须以产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为主要依据进行高等教育结构优化。

  目前,佛山高等学校数量偏少、层次偏低、结构不合理。截至2018年,佛山虽然有13所高校,但市属本科高校仅1所(佛山科技学院),高职院校2所(佛山职业技术学院、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其他均属于省属驻佛山高校(校区)、民办高校,与广州、深圳、重庆、天津、苏州等工业总产值接近的城市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也与佛山庞大的经济体量不相匹配。

  具体到职业教育来看,职业教育办学层次偏低,职教链条处于中低端也是佛山突出的问题。当前佛山仍延续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以中职为主体、高职为龙头、社会培训为延伸的职业教育体系,职业教育低端偏大,中高端偏小。由于中职生规模偏大,致使中职学校的生均经费偏低,这直接影响中职学校培养质量。

  因此,佛山职业教育必须进行人才培养链条的优化升级,合理调整中高职规模比例,改变中职为主体、滞后于产业升级需求的局面。

  南方日报:佛山是制造业大市,民营经济十分发达,你觉得佛山应该如何建立职业教育的市场化投入、运作的机制及平台,从而激发社会办学积极性?

  刘志文:最根本的还是要树立企业主体导向的办学观,让企业深度融合到职业教育办学中,把企业对人才的需求转变为培养目标,把企业需要的技能技术转化为课程,让企业成为课堂,成为人才培养的主阵地。

  一方面,创新办学体制,推动民办或混合制办学,鼓励行业企业独立举办高职院校,或与中高职院校开展混合所有制办学探索。

  另一方面,佛山可以充分发挥产业集群优势,探索建设“产业学院”。将职业教育所特有的实习实训、社会培训、技术服务等与企业联系密切的功能集成出来,运用市场化手段,探索建设实体化运作的“产业学院”,打造集成型、枢纽型的实体化产教融合平台,使其纵向上能承接中职与高职教育、应用型本科,横向上能服务行业企业,为全国产教融合和校企合作改革探索新模式、新路径。

  企业对进入职业教育领域的积极性是很高的,但是它们会面临很多困难。吸引这些企业来办职业教育,需要政府在政策上做好准备。企业具有非常敏锐的市场意识,碧桂园集团投入大笔资金发展机器人产业,其正在创办的机器人大学就是企业主体导向开展职业教育、应用本科教育的创新性探索。佛山也可以鼓励其他如美的集团等大企业积极参与产业学院办学中。高校办学的准入条件比较高,需要土地、校舍、设备,完全由企业来办,非常困难,通过校企联合办学,盘活资源,探索混合所有制办学是一条值得探索的路径。

  总之,希望佛山大胆改革,在保障现有职业教育资源投入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职业教育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拓宽社会资本进入职教领域渠道,为行业企业投资或与政府合作建设职业院校、产业学院等提供政策支持。

  南方日报:除了拓宽社会资本进入职教领域渠道,也要给予公办职业院校更多办学自主权,政府该从哪些方面深化改革?

  刘志文:公办职校并不是没有主动性和积极性去跟企业对接,但由于政策限制,双方的合作存在不少障碍。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中职学校属于一级财政拨款事业单位,学校场地设备属于国有资产,学校在探索与企业共建混合所有制实训中心和产业学院等方面存在政策风险,加上缺乏具体明晰的政策指引和激励,学校积极性不高,企业参与意愿不强,产教融合难以实施。

  如何破除这种瓶颈?我认为可以考虑打造“中职学校+高职院校+行业企业”的新型职教集团。顺德、南海都在进行职教集团方面的改革探索,也积累了不少好的经验,比如通过职教集团整合资源、优化专业结构,但整体上还是以职业学校为主体的职教集团,行业企业、高职院校参与不够,需要进一步推进职教集团改革,升级为职教集团2.0、职教集团3.0,真正形成“中职+高职+行业企业”共同参与的融合型职教集团。

  南方日报:相比之下,东莞、深圳、广州等地的民办职业教育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你觉得它们有什么经验值得佛山借鉴?

  刘志文:以公办学校为主是佛山职业教育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形成的特色,当这个成为路径依赖之后,佛山也失去了民办职教的优势。

  相对来说,东莞、深圳、珠海等地充分借力市场,激活民办教育资源。比如东莞、珠海等地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吸引和带动社会资源投入职业教育10亿元以上,激发了职业教育的办学活力。政府则可以集中精力选择一些制约经济发展“瓶颈”的战略产业领域,或持续大量紧缺技能型人才的行业作为办学和投资重点。

  以深圳为例,深圳有9所民办中职学校,东莞有15所,招生数量也都占到总数的40%以上,可以说占据了中职教育的半壁江山。东莞4所高职院校,有3所是民办,2/3在校生都是在民办高职,可见民办职业教育的市场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因此,佛山也要进行适当的改革,各个层次职业教育完全依靠政府力量和资金来支撑是不够的,佛山职业教育的财政教育投入占比已经比较高,财政投入存在天花板,空间有限。但城市和产业对技能人才的需求非常大,建议佛山充分利用市场机制,构建整体推进、高度协同的政策支持服务体系,有效探索出职业教育发展的市场化新路径,实现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

琼ICP备11000986号 | Copyright 2013 baidu.com 百度 Co.,Ltd.